育兒記中部
信息來源: 本站編輯 發表時間: 2014-11-15 字體:【】【】【 打印 關閉

小娃娃過大年

1月29日

大年初一。

兜兜昨晚睡得很好,鞭炮響成一片的時候,她照樣睡容安然。

漂亮的小姑娘,清晨似從繁花夢里醒來,側頭對我微笑,于是,空氣里分明地浮起香甜的味道。過年了,你也喜歡吧?

她現在會的東西可真不少了,頭總是硬硬地抬起來往我的懷里拱,會笑眉笑眼地和人打招呼,并“哎哎”地發聲,裝可憐時清晰并軟軟地哭喊出“媽—”吃奶前會先看一看我的臉,緊跟著愉悅一笑。

以前,我們總給她放些輕柔舒緩的音樂,今天過年了嘛,選了張歡樂頌放來放去。

晚上,兜兜在床上躺著,我們二人輪流給她唱歌—亂唱,流行歌、兒歌、革命歌曲,什么都有。一會兒她聽煩了,開始哭。我便學她,比她哭得還大聲,老公同時大聲地念起“a、o、e‥‥‥”聲音瞬間嘈雜。兜兜一時沒有反應過來怎么回事,頓時止住了哭,吃驚的目光飛快地在我們之間掃來掃去,樣子好玩極了‥‥‥老公當即被逗得差點翻到床上去。

落發

2月1日

早上梳頭,發現梳子上厚厚的一把頭發,心里當即咯噔一下。再梳,又是。趁著小東西還睡著,我把手上攥著的頭發一根一根往垃圾桶里丟,兩梳子就梳掉了260多根!若加上早晨在枕上拾得絲絲縷縷,一天怎么也要掉三四百根吧,這么掉下去,會不會掉光?

我以為產后脫發只不過會比平常多掉些,沒想到這么夸張。

而且,些許白發也探頭探腦地開始出現了。

老公不無凄涼地說:“不知怎么的,我特別不愿接受你會變老。”

可是,親愛的,誰敵得過歲月呢?

有意思的是,兜兜與我同步,她的胎發在此時也開始脫了,枕頭或衣領上滿是黑黑細細的絨毛。新發同時長出,撫摸她的小腦袋時,隱約會覺得有硬硬的小毛茬正努力地拱出來。

無人自笑時

2月6日

老公的春節大假就要結束了,9天來,我們3個人在家里廝守著,哪兒也不曾去。我有時聽他們父母倆嘮嘮叨叨地說話,就會忍不住要笑起來。老公開始暢想遙遠的未來,怕兜兜不好好上學,在學校里到處惹是生非。他還擔心終有一天會有個人將他的女兒娶走:“我辛辛苦苦地養了你20多年啊,就跟這個小無賴走了?”他連20多年后的臺詞都設計好,真是又迂又可愛。我把余光中寫的《我的四個假想敵》找出給他看,看罷,他只說:“寫的真好,我怎么寫不出來。”那認真的神情里似乎真滲出了些悲傷。

晚上陪著兜兜熬夜,她的小腦袋轉來轉去的,一會兒看著燈,一會兒看看房頂,并時不時地呵呵癡笑。我常常好奇她的眼睛里到底看到了什么,就順著她的目光看過去—雪白的屋頂空無一物,她卻能癡癡傻傻地看上好久,眼睛里裝滿歡喜,又有時會莫名地癟一下嘴巴,很恐怖的樣子。不由得我浮想聯翩:難道紅塵真的讓我們這些成年的人蒙了眼?對天空中那么多懸游的天使與惡魔視而不見?

撫摸好處多

2月7日

好大的雪,從窗口望出去,銀閃閃的。早晨起來,看兜兜很乖的樣子,我試著給她做撫摸。

天氣還涼,就隔著睡衣做吧。

其實這是應該從出生就做起的,可好多次了,兜兜并不買我的帳,扭來扭去地不合作,或是“啊啊”叫著抗議,于是每次只是捏捏小腿了事。

是我的手法太粗糙吧,要不然就是語氣不夠溫柔,呵呵。

今天她的心情真是超好,再加上我選的背景音樂很如她的意。配合我做完全程,還很滿意地哼哼著。忍不住在她的屁股上輕輕一掌:小腐敗!

兜兜今天還有二件事讓我驚奇,一件是我用勺子喂她喝水的時候,她拼命扭頭,被我強灌兩口之后眼皮竟吧嗒合上了,旋即睡著。

是困極了才這樣吧?

另一件就是下午她吃罷奶,在我懷中靜悄悄地瞇著,忽然大睜開眼睛,對我很甜蜜地微信。一般情況下她露出這種微笑是想拉,便趕緊把她平放到床上,鋪好尿布。誰想小家伙輕輕巧巧地將身體整個側翻了過去,以往她只會將側臥轉成仰臥的‥‥‥

我們的秘密花園

2月12日(三個月)

同學打電話,得知白天是我一個人照顧小孩兒,說:“那么可憐?”

我討厭他的用詞,他完全可以用“辛苦”,怎么會說我“可憐”?抱著這個小東西的時候,不知道有多幸福—精致的小臉、玲瓏的小手小腳,都讓我愛不釋手‥‥‥可憐?!從何談起。

只有不愛小孩的人才會這么講,哼!生他的氣了。

兜兜今天滿3個月。6.25千克了,真是個結結實實的小胖子。

吃奶的間隔明顯拉長,最多可以撐4個小時。

既然滿了3個月,我試著豎直抱起她來,她的小脖子仍有些軟,雖是堅持直立著,仍有些晃晃的,看得老公心驚肉跳。

我越來越享受做母親的感覺,兜兜已漸漸認得我是最親近的人,在我懷里最最安心。我對于她來說是任何人不可以替代的,她的吃喝都帶在我的身上,只要我在,她便衣食可安。

很深的夜里,四處靜寂,只有我們醒著。她黑頭發的小腦袋一拱一拱,盡心盡力勤勤懇懇地抵在我的胸前吮乳,那種幸福與滿足只有做母親的人才能體驗。有時候兜兜忽然停下來,抬眼看著我的臉,眼神里或是問詢或是喜歡‥‥‥每每這個時候,我都恍若眠臥于軟軟的云榻,有陽光從枝葉間漏下來,給我和我的嬰兒浴上一層暖暖的金色。

這個秘密的花園不是誰都可以發現的,只有由一個屬于自己的小嬰兒引路才可能抵達。

 

   

愛學習的好苗子

   2月14日

   情人節。

    上午,兜兜在床上躺著,困了,“啊啊”叫了兩聲。我便站到床邊,把那些懸在上方的氣球解開,又換個不太遠的位置系好。兜兜安靜地看著我的一舉一動。我系好后,一手搖著氣球,另一只手臂揮來揮去,大概揮得她暈,她盯著看我,眼睛慢慢慢慢地閉上了,然后睡了一個多小時。

    我差點樂出聲來,這是第一次不在我的臂上睡著的啊。

    好景如曇花,下午又故伎重演,她又開始大聲吵吵著讓抱了。

    她一旦嘗試過被豎抱,就不愿意我橫端著她。我就抱著她在各個房間里梭巡,她已經認得拼音掛圖了,我一張口念“a、o、e”,她就轉過去對著那張花花綠綠的掛圖微笑。

   我還把家里人的照片貼在掛板上,挨個給她指著看:“這是誰呀?太爺爺。這個呢?太奶奶‥‥‥這兩棵大樹下坐著爸爸媽媽‥‥‥這個小不點兒是誰呢?是兜兜。”

   她認認真真地聽我嘮叨,認認真真地看照片。

   晚飯時老公訂了PIZZA,“還記得上次什么時候去吃的?”

   我想了半天:“中秋節。”

    當時我大腹便便,很小心地挪進座位里,眼巴巴地盼到PIZZA上桌,很貪心地灑上好多茄醬‥‥‥昨日仿佛遙遠,卻歷歷都在眼前。現在那個小東西已移駕我的臂膊,眉目黑黑,怒發沖冠。

    父女過招

    2月19日

這個周末過得可真是驚天動地,周五晚上兜兜死活不睡,我讓她哭上半個小時,她一聲接一聲地號叫,都不帶喘口氣的,無奈,只得抱起來,開關一樣,馬上止哭。過一會兒再放,號叫又來,將睡在隔壁的老公都吵起來了,跑過來支援我,并信誓旦旦,天一亮就開始熬她—白天不能睡,也不抱著睡了。

說到做到,他可是個自詡狠心的人哦。其實啊,他吹牛。

周六上午9點多一點,老公著手兜兜的作息時間,我也樂得清閑,讓他們父女倆斗法去吧。

老公的策略是,兜兜想玩就玩,要抱就抱,一旦閉眼就把她放到床上。可兜兜真是個小

倔巴,只要沒睡沉,便大叫。老公守著兜兜看表,“自己躺10分鐘”“這次5分鐘”,“才2分鐘,夠仁慈吧”,直到小姑娘睡意全消。

一天下來,從早9點到晚10點,加起來的睡眠時間不足一個半小時。

老公神色凝重地看著兜兜,掏心掏肺的解釋:“我心里真是特內疚,但沒辦法,都是為你好。”

晚上給婆婆打電話,說起此事,婆婆心疼不已,“別熬壞了啊,別熬壞了啊!你們倆別給我孫女熬壞了啊!”

啊,呵呵,那一晚小兜兜又創紀錄了。一覺睡了8個小時(一點都沒醒過哦),醒來迷迷糊糊的吃了奶,玩了1小時,又睡著了。

    喂罷兜兜后陪著她睡,再醒時已是中午11點了,推門出來,老公在客廳里坐著,兩眼問詢。我笑:“看給你熬壞了吧?現在還沒醒呢,都12個小時了。”他大笑:“不可能!”

奔進房間去看兜兜,他叫:“小寶貝!”兜兜一臉茫然著,大睜了眼帶驚嚇的看著他,招得老公又低下頭去大笑。

周日兜兜又過得安逸了,這一回合,她勝。

其實很多次了,兜兜熬夜熬到我煩,我就心里咬牙切齒:“看明天怎么折騰你。”可一到白天,小家伙又困又煩地啊啊一叫,我就心軟,再加上一次又一次的換尿布,抱她,腰早累得不堪重負,只想著她能多睡一會兒是一會兒。

我也曾向老人們取經,母親說:“哪個小孩不是抱著睡的?你們小時候都那樣。”

鄰居奶奶的比喻更是形象:這哪是小孩啊,就是一顆大炸彈!睡著了還要抱老半天,然后慢慢慢慢地放一不小心,“哇”地就炸了!

打仗一樣的周末過去,老公稱比平日上班累多了。晚睡前與兜兜吻別,小姑娘舉起袖子在臉上狂搓,呵。老公一邊出門一邊嘮叨:“還擦擦,不像話。”

   百天                     

    2月20日

兜兜滿百天了。

若是講究的人家,是要擺酒的,親朋好友們都來慶賀,推杯換盞,說些大吉大利的話,而這節日的主角呢,往往只顧自己的吃喝拉撒,對于那些熱鬧,卻不會有太多關注。

我和老公都是安靜的人,凡事希望從簡,絕不做那些勞民傷財無謂的事。

于是,只有接到親人們紛紛的電話了。

唯一跑過來的是母親,給兜兜帶來蔥餡的包子,討個吉利,蔥嘛,長大了聰明。兜兜還沒嘗試過吃糧食,我掰下一小塊放在她嘴里,她認真地吧嗒吧嗒,余下的我全都代她吃了。母親還帶來兜兜大姨和舅媽給的喜錢,還有小表姐的10元,小表哥的1元,呵,這份熱鬧湊得有趣,真正的煞有介事。

戴上“姨帽”拍了百日照,粉白的帽子襯兜兜紅嫩的小臉,樣子討喜。

“姨帽”也是討個諧音的乖,戴上大姨給的帽子,就可以一冒一冒地長啦。

呵,回到現實吧,新創紀錄:一整天未拉。

口若懸河

2月24日

兜兜的頭發又密又長,動不動就一頭大汗。反正天氣馬上變暖和了,老公便趁兜兜吃奶時幫她剪了發。短了頭發的兜兜看起來像個男娃娃,我一時還真難以接受。老公說簡直是一個小土匪。

今天我帶著兜兜去做卡介苗復查,結果很不錯,不用再補種了。不過又挨了一針,采血查微量元素,我說42天的時候查過了,什么都不缺。醫生說都過去二個多月了,查一下又沒有什么壞處。也是,查就查吧,只是害我們兜兜又疼一回。

兜兜的口水越來越多了,不一會兒便濕了幾條紗布。脾氣明顯地暴躁,我想這肯定是因為快4個月,牙齦開始脹痛。看她難過,也無法替她分擔,只能心疼著。

突然記起寫在畢業紀念冊上的一個句子,“那么多記憶,成長最不易”。

把尿

3月1日

天氣暖和了些,我不再用小被子包裹著兜兜,給她換上了姥姥做的薄棉褲。小孩子穿上褲子立馬顯得利利索索的,這樣把尿也就方便多了。可小東西還不習慣,大哭著打挺兒。我拗不過她,只好放她在床,一放便嘩地尿了。

其實,很多小孩子在第一個月就可以把尿了,我因天氣太冷沒舍得。她現在都這么大了,我本以為把尿對她來說是件再簡單不過的事,沒想到這么難。

很有挫敗感。

3月4日

看來凡事都是要習慣的,還有最重要的是摸準她有尿的時間,從昨天起,終于把尿成功了,到今天更是順利,不管多少。總會尿上一些,尿布都不用洗了,真開心。

最近一直沒試過讓她趴著,今天給她扣背后的扣子,她竟輕輕松松地支起上身來,頭抬得很高,驕傲地四面張望。

兜兜聽慣了我唱的幾首兒歌,她無理取鬧時,我一唱。她就安靜下來了。有時也會咿咿呀呀地和,雖說調不在調上,譜不在譜上。

她還喜歡看我做操。我把她放在床上,我站在床邊,在她的視力之內,伸胳膊踢腿。她的視線就緊跟著我的動作,小手也下意識地動來動去,表情驚喜。

不缺鈣

3月8日

兜兜的微量元素檢查單取回,每一項都在合格范圍內,歡喜。

尤其鈣這一項,檢查結果接近上限,那醫生為什么囑咐要補?

其實,補鈣是因人而異的,我看到其他的小孩們紛紛補,也曾一度動心:人家都補就我們不補,將來個子矮了怎么辦。可自從上次醫院那一批鈣粉開回來,她不喝,我也就沒在堅持,大部分都讓我喝了。好在我一直給她母乳,這也是她各項指標都正常的原因之一吧。

微量元素的缺乏確實有好多隱患,幸虧兜兜暫時不缺,但以后我應該在飲食上多注意才對。

兜兜的視力也大有長進。最近幾天,老公常抱著兜兜在窗口看樓下的汽車,兜兜一一以目迎接它們開過來,又一一目送它們遠去。如若逢南北對開的汽車在她的視線里交錯,她便眼神慌亂不知送哪一個好......這時候,我就聽見老公大笑聲響起來了。

她也認識路燈,我若說,我們去看看路燈亮了沒有,她的小腦袋就會刷地扭向窗口去。

止嗝大法

3月10日

周末,氣象預報會有五六級風,還有沙塵。我們早早的關門閉戶,生怕壞天氣給小東西揚一屋子沙子。但入睡前,老公站在窗前向外看,叫我;“你看,是不是下雨了?”

路面上薄薄的濕,雨氣洇洇。

看樣子,沙塵也料到我們不喜歡它,很知趣的不來了。

兜兜有些無聊,我就和她玩頂牛,頂一下,她咯咯笑上一聲,滿眼期待地等著下一次。再頂,又笑一聲。連續和她頂,她便呵呵哈哈地大笑起來了,那么大聲的笑,持續了足有2分鐘。

只是啊,她一大笑就打嗝,害得我們都不敢招她笑了。

不過,打嗝也沒什么可怕的,我們有我們的止嗝大法。因為兜兜是被我們抱慣了的,如果我們抱著她玩得正開心,冷不丁地放下她,她當即會哇哇大哭,哭上兩三聲,嗝聲立止,屢試不爽。

至于為什么哭會止嗝,我們也是偶然發現,道理講不清楚。

我想兜兜應該在心里納悶:為什么每次我笑過,都非得讓我哭一頓不可?

呵,你不知道了吧,這就是樂極生悲呀。

時光倒流三十年

3月12日

兜兜今天滿4個月,身長65厘米,體重7千克。

她常無意識的講話了,發出音節雜亂無章,但正因如此,才格外有趣,我仔細分辨,能聽出的有:媽、哎、嗯、不、費、咕、來......我笑著逗她:“你們小孩國都這么講話的嗎?什么時候跟我講普通話?”

她的樣子越來越像老公,看老公小時候的照片,常常覺得就是她。

我心血來潮,從兜兜的相片中選出一張與老公那張最相像的照片,濾掉顏色,沖印出來。兩張照片擺在一起,嗬,還真的分不出彼此。

婆婆是個細心的人,老公兒時的衣服、帽子、鞋子完整地收留了一套,已早早地轉交給我。今天翻出來,帽子和衣服穿戴在兜兜的身上竟都合適。只是鞋子太小了,兜兜的大腳丫伸進去,已經提不起鞋跟。

這樣的一身裝備,我站在時光的這頭都要忍不住唏噓,若婆婆見了,是不是更有感觸呢?

在另一個人身上看見自己,這也是對生命延續的一種感動吧。

開始吃飯

3月15日

專家們鼓勵小孩滿4個月后添加輔食,我已經給兜兜嘗過一點點果汁、米湯。我發現兜兜非常喜歡蘋果汁,每喝一小口,都要滿意地哼哼一聲。那神情分明在說:“嗯,真好喝,再來一點兒。”

今天我給她準備了半只煮熟的雞蛋黃,用溫水打散,黏黏的。

可喂不進去哦,雖然我們倆都很努力,但她的小舌頭真不好用,好不容易送進去的一點又頂出來。再加上她的小腦袋晃來晃去的,涂得她滿臉都是。

幸虧早被告知,小孩嘗試吃東西時吐出來,不是不愛吃,而是不會吃。

等到小碗里的雞蛋都揮霍光了,她也沒吃多少,大概有1/8?可我們鋪的排場卻很大:餐桌、地板、她的臉、衣服、手上,到處都是斑斑點點的黃色。

奶奶大人到

3月18日

今天是公婆來的日子,二老決定和我們住上一段時間。老公去接的時候,我正在頭疼,時不時有眩暈的感覺。于是抱兜兜在懷里,一分一秒地數著時間,眼巴巴地盼著他們回來。

我越來越希望有人來,一是白天只要我們兩個人在家,寂寞不說,對兜兜的成長也不利,時間久了她會以為這個世界只有她和媽媽兩個人哪。還有就是眼見著小東西在我的手上出落得越來越漂亮,便總想向人炫耀似的—我整日守在家里,兜兜便是我的豐功偉績。

公婆進門的時候,場面很是壯觀,大大小小的包裹有十幾個,吃的、用的、穿的、玩兒的一應俱全。公公笑著對我們說:“你媽呀,早一個月就開始準備這些了。”又對兜兜說:“兜兜!往后奶奶負責給你做好吃的,爺爺負責買菜,洗尿布!”

小家伙一臉懵懂,似懂非懂地聽著。

大家哈哈說笑一通,我的頭痛竟奇跡般地退了。

曬太陽

3月23日

關于帶兜兜出去曬太陽的問題,我也是很遵從老人們的意見——天還太冷哪,這么點兒的小孩兒說感冒就感冒,還是等暖和些再出去吧。所以啊,我頂多抱著她在窗口的太陽下坐一會兒,玻璃窗隔了寒風,也把可愛的紫外線隔在外面了。

今天臨近中午時候,在外面遛彎的婆婆興沖沖的進來:“樓下好多小孩啦!我們也把兜偶爾這是春分已過,柳絲已慢慢地在招搖。性急的人們穿單衣單褲就出門了,可我們鳥雛一樣的兜兜依舊是棉衣棉褲的,出門時婆婆仍不放心,又在外面裹了條小毯子。

又大又暖的太陽,是兜兜從來沒有見過的。白花花的陽光讓她一時難以適應,眼睛當即瞇了起來,整個身子也縮在我的手臂上,一動不動,完全沒有在家里的精神勁兒。

遇見幾個和兜兜差不多大的小孩,幾個大人就圍在一起交流育兒經。小家伙們可能都不適應外面的環境,一水的閉目縮首的樣子,可笑又可愛。不過,看來看去呢都覺得兜兜最結實最漂亮。回家的路上這樣對婆婆說的時候,婆婆更夸張:“我看整個小區的孩子,就我們家兜兜最漂亮!”哈!是因為兜兜是至親的骨肉,才這么不吝溢美之詞吧。

抓抓咬咬

3月25日

小孩子進入口唇期后,小手偶爾會放進嘴里了,但兜兜并不像別的小孩子那樣滋滋有味的吮,只是略微嘗一下便拿開,臉上現出一種似乎很難吃的表情,特好玩兒。

老人們說小孩兒生下來手上自帶二兩蜜,不吮完了是不罷休的。兜兜可能是帶的蜜太少了,吮了一下便覺甘盡苦來。但是她似乎認定周圍所有的事物,手末出,身子已是傾過來,小嘴巴也隨即張開。

她的小手有時會有目的地去抓物,只是腦子與手的配合還不熟練,對距離的遠近也掌握不好。往往是小手還未到目的地就開始有節奏地開開合合,抓到的時候已是白費了好多力氣。

晚上,我抱她在桌前坐著,她用兩只小手扒住桌沿,向那只圓滾滾的收音機努力,我幫她移過來放在她能觸及的地方,她的小手緊緊地將它棒定‥‥‥身子繼續前傾‥‥‥慢慢地試探性地,直到將臉靠近收音機,然后,伸出舌頭,舔!

我這不稱職的母親絲毫未加以鼓勵,竟放肆的大笑起來,小家伙被我的笑聲驚得停在那里,一時忘了如何讓下一步動作,舌頭仍是向前伸著......我笑得幾乎抱不住她。

會叫媽媽了

3月26日

兜兜第一次在不哭時喊我。

當時,她正躺在床上,歡歡喜喜地玩耍。我在她旁邊坐著,有一搭無一搭地和她亂說著話。小小的人兒,突然冷不丁地叫了聲:“媽。”

清清楚楚的,字正腔圓。

四周忽然無聲,只有她的回音在四面墻上來回地撞著。

幸福的來訪常常是不打招呼的,我的腦子里忽地醉了一樣,我的眼睛肯定發出光來,幾乎是屏起氣來等她的下一句。

但是沒有,兜兜應是沒見我發呆的樣子,雙手停了舞動直勾勾的看我。這種想看兩不厭的境況持續了一小會兒,她笑起來了。

學會了大叫

3月27日

老公出差,一走就是5天,留下一堆人在家里想他。

今天他終于回來了。

小小的兜兜,過了這么多天,依然記得那是自己的父親,眼睛一直跟著他走,并對他微笑。

晚飯后,她突然學會大叫了,很高很透亮的聲音,一心要掀掉房頂那種。。她好像也為自己的新本事感到欣喜,沒完沒了的大叫。

成長的階段原本是如此清新。

她的生物鐘也在慢慢地調節,懂得白天黑夜了,晚上睡覺的時間一點點提前,今天10點40分就睡著了。

你的名字

4月1日

晚上,兜兜很乖,安靜地聽著音樂,然后慢慢地閉上眼睛,就那么安然地睡了。輕柔舒緩的旋律繞在周圍,襯著她安詳的睡容,宛若圣嬰。

OK,OK

4月10日

樓下的馬路鋪好又鑿開,尖嘴的沖擊錘咯噔咯噔地鑿進混凝土,刺耳的聲音考驗著人們的忍受極限。

兜兜早晨被這可怕的聲音驚醒。聽了一會兒后,她便有些煩躁。天氣不好也不能帶她到樓下活動,只能盡量哄著她玩。最后兜兜實在困得太厲害了,睡了一小會兒,我在一旁握著她的手,她驚醒時,看我在旁邊守著,就又睡了。

今天,我一手扶她的胳膊,另一只手幫她整理衣服,她竟一用力,自己站起來了。

她發出的聲音越發好聽,拐著彎,拉著長音。

兜兜喜歡上了自己的手,不是喜歡吃,而是舉到眼前翻來覆去地看。她常做的手勢是OK,樣子可愛又可笑。我們便逗她。問:叫你小壞蛋吧?她笑呵呵地舉起手來,OK。今天不給你洗澡了?她又舉起手來,OK。

拉大人屎了

4月12日

兜兜滿5個月,身長67厘米,體重8千克。

雞蛋黃、爛粥、米粉、南瓜泥、胡蘿卜泥‥‥‥我都給她嘗試過了。兜兜很明顯地鐘愛甜食,咸粥拒絕喝,連哄帶騙地喂進去,小舌頭一頂,噗嚕,全吐出來。

今天才知道,幸好她不喜歡喝咸味的東西。原來小嬰兒是不宜吃鹽的,會給她不甚成熟的腎臟造成負擔。

她的大便呈完整的“撅兒”狀,且臭,大人屎了,呵。

笑聲也會咯咯地了,偶爾會尖聲地笑出來。

她的童年已淪為她的搖籃,我每次推她出去,還未拐出樓門口,她就昏昏欲睡。

小嬰兒到哪里都是受歡迎的,花園里的人們看見童車,就要探頭來看。看完了還要夸:“呦!這小孩兒!眉毛這么黑!頭發這么好!”

我總要心花怒放一番,不無得意地想:我們兜兜要是睜開眼睛忽閃一下,比這還漂亮哪!

突飛猛進

你的成長如此之快,讓我驚喜,讓我對生命的神奇滿懷敬意。

認生了

4月18日

春天太短,并且仍冷著,哪天若不覺得冷了,夏天也就到了。

滿園子里的桃花開得絢爛,遠遠地看,云霄一般。

兜兜在屋里悶了好幾天了,外面雖然冷些,還是帶她呼吸一下新鮮空氣吧。

在樓下遇見相識的鄰居,歡歡喜喜地從我的手中接過兜兜:“寶貝!真漂亮哎!奶奶抱抱!”

兜兜一下子沒反應過來,面前卻已是一張不曾見過的臉。她先是仔細地略帶驚嚇地端詳了一番,又回頭看了看我,哇地大哭起來,涕淚滂沱,聲容哀哀。

嚇得那老奶奶慌忙交還給我:“會認生啦!”

我一邊抱著她安撫,一邊給她解釋:“奶奶喜歡你才抱呢,你怕什么呀?”

兜兜聽不進去,仍是一邊哭著一邊緊緊抱著我。

認生倒也罷了,反應為何如此強烈?

這樣下去,誰還敢招呼她?

左翻翻右翻翻

4月24日

出門的時間多了,兜兜的認生好了一點,生人講話不大哭了,但總是繃著個小臉,從來不像在家里那樣歡天喜地。

心卻是野起來,她大概也覺得外面的世界天大地大,在屋里呆久了就有些悶。她的手還不會指,但我抱著她的時候,她就會一邊吵鬧著,小身子傾斜著往門口用力,我若走到門口去,她馬上就安靜下來。

飯量大了,一頓飯能吃掉整個蛋黃或半小碗米粉。吃這么多她又不好好喝水,大便的次數就減少,紀錄重新改寫,3天才拉。

她翻身的本事越來越大,在床上自由地滾來滾去的。而最有趣的是她的“躥行”—仰面躺在大床上的時候,忽地兩腳猛蹬,身子便向后面大幅度躥去,甚至可以越過枕頭等障礙物,頭直沖墻邊,看著真是驚心動魄。

為防止她撞墻,我在大床小床上都加了厚厚的床圍。

如果拉她的雙手,坐起、站立極其迅速。

會抓撓了,但聽口令還不大配合,舉起她的一只手,她便憑空抓啊抓,自己還認真地看著。

乳牙破土

5月8日

夏天似乎是一天便趕了過來,我昨天還穿著冬靴,今天便拖一雙涼鞋下樓去了。

又頭疼,我將這頭疼稱為“依賴性頭疼”,因為好多次了,平時好好的,總是趕在周末或假日就頭疼,久而久之,連自己都覺得過分,老公好不容易休息一下,我的頭疼還來搗亂,便忍著不告訴他。

可兜兜晚上不睡的時候真是難挨,揉著轟轟作響的頭哄著她玩,自己都不知在說些什么。

最近我用耳語試唱歌法哄兜兜睡,關了燈,小家伙一下子變得特安靜,大睜了眼等著。我陪她躺下,悄悄話般給她唱歌,她最喜歡的經典曲目是《乘客》,唱到第三遍或第四遍的時候就睡著了。連續3天,我正興奮著呢,第四天這招就不靈了。

所以還是老辦法,吃著睡吧,真是個小擰丫頭。可是每每吃到最后,她總要狠狠地咬我一口,然后咂吧咂吧嘴,滿意地翻身睡去。

可今天怎么咬得這么狠啊,疼出我一身冷汗來,開燈一看,竟是咬破了。趁她睡熟,掰開她的小嘴瞧一瞧,怪不得,下面的牙齒冒出來了。

白白的兩顆小筍,在嫩紅的土壤上破土。

遭遇便秘

5月9日

老人們有民諺總結小孩子的成長:“三翻六坐九爬爬,十個月上攆嗒嗒。”如今,小兜兜未滿6個月,已經可以自己獨坐一會兒了。

好玩兒的是,她坐得稍微久一點,就會慢慢地前傾。天生的超級輕功讓她把自己折成一個小小的銳角,頭卻一直努力地抬著。

兜兜發明了自己的游戲:若我將拇指指給她握著,她的拇指就會利索地移到我的拇指前端,指甲嵌入我的指甲,向上一挑,“噼”的一聲,然后,若無其事地噼噼噼,樂此不疲。

她有時想高聲唱,但發聲還不甚熟練,從嗓子深處發出來,先是試探性的,“鵝鵝鵝鵝”,待掌握了發聲方法,便是聲嘶力竭地喊叫起來了,簡直是振聾發聵。我覺得這叫聲僅是學習而已,無關歡喜與憤怒。

兜兜這幾日都能趕在10點以前睡覺,不過蹬被子的本事也大長,刷刷兩下,被子全開,我蓋的速度遠遠敵不過她。

她的睡相也不好,連續翻身不說,還常以頭為圓畫圓,一晚上不知畫多少個。我每晚只好拎著被子陪著她轉,以我的身軀作堤壩截她不至于翻到床下去。

唯一的麻煩是大便時間間隔越來越長,這一次足足攢了5天。拉得可真是吃力啊,嗯嗯地哼著,我生怕她會把肛門拉破了。于是抽空就給她喝水,米粉和菜末的配比幾乎是1:1。

爺爺“失業了”

5月12日

天涼,早晨有小雨。

兜兜滿6個月。體重接近8.5千克,身長70厘米,這還是4天前的測量數據。體檢的醫生說啦,中等偏上。以后的幾個月,成長的速度將暫時放慢。有科學家推論,人如果在成長期內一直保持著前3個月的生長速度,那么人類的平均身高是5.3米,哈,難以想象。

下午只出了一小會兒太陽,我們出去玩。她已經完全明白出門是怎么一回事了,車子向外一推,她就興奮地尖叫。

她熱愛學習的勁頭兒不減,但凡有情緒不高的時候,我抱她往掛圖前一貼,給她指指點點上面的數字或動物,小家伙當即眉開眼笑。

老公有些感冒,不敢親近兜兜,晚上幫我給她洗澡時,在臉上圍條長毛巾扮阿拉伯人,兜兜沒見過這怪樣子,一臉好奇。

她的排便也相當規律了,絕大多數都可以把到便盆里。公公說:“哎呀,失業了失業了,沒尿布洗了。”

娃娃旅行

身體健康,天氣正好,我們去旅行吧。不是很遠的地方,僅在100公里之外,你的外婆家。其實,深究起來,在很久很久以前,你也是從那個地方來的‥‥‥

低燒一小下

5月16日

昨天早上起來,習慣性地用頭抵一下兜兜的頭,覺得燙,一量體溫37.6度。

婆婆分析病因是我們前天給她洗澡,且出門玩得太晚;公公自責自己是病源(他感冒已1周了),又一再問我要不要給兜兜吃藥;老公從昨天起也有感冒跡象,同樣內疚得厲害。我的擔心本來并不重,但大家一下子緊張起來的情緒讓我壓力很大。

我的主張是不足38℃暫時不吃藥,多喝水降溫再說。小東西拒喝白水,我就不再給她輔食,我狂吃猛喝,盡心盡職地司我的乳牛之職。母乳在此時是更顯重要了。

兜兜的情緒倒好,抓一張塑料紙在床上一躺就是1個多小時,偶爾還嘻嘻地笑。這一天我沒有出門,只在家里玩,她也沒有大意見。

臨睡前情況變糟,兜兜的體溫升至38℃,開始哭鬧。我明白但凡發燒晚上都會比么燒白天溫度高一些,想著第二天若還這么燒就吃藥吧,于是一直耐心地哄著她。好不容易睡了,夜里卻不斷地醒,醒了便哭鬧著吃,整個夜里我喂了她7次。

清早掙扎著醒來,摸摸她的小腦袋,溫溫的,36.6℃,狂喜。

老公不安心地探頭進來,得知退燒,一臉釋然,并很快將此信息區客廳發布。

家有破壞王

5月17日

兜兜非常喜歡做體操,我們長做的有兩套,一是我半夾半抱著她,她的兩手撐在陽臺的欄桿上,非常積極地一上一下地做俯臥撐;另一套是她仰躺在床上,四肢任憑我撅來撅去地擺布,只要我大聲喊著:“一二三四,五六七八,二二三四,五六七八……”她就開心。

我的脫發癥狀好轉,新頭發長出來了,前額上方毛茸茸的一層新茬兒,支支棱棱地立著。兜兜似乎也注意到了,偶爾會望望我的頭頂,還伸出小手去抓。

她也常抓我的脖子,我把她的指甲已剪得不能再短,但她僅是只用小小的指肚就能在我的脖子上留下淤紫。其實不僅是我,任何東西,只要她的臂長所及,她都有想抓的欲望。門上貼的剪紙,她笑嘻嘻地看,突然一伸手就扯爛了。

老公特意買給她的生肖雞,好端端地在桌子上擺著,她抓過來又扔出去。是泥的哎,嘴巴當即就斷了。

她有時候躺著,手舉起來,手指一開一合,握的時候很用力,整個小身軀都跟著用力似的,目光堅毅,感覺她的手里握著一個惡貫滿盈的臭蟲似的,表情分明在說:“捏死你—捏死你—”

婆婆總結:這孩子可不是一般小孩兒,眉毛那么粗,頭頂兩個旋兒,手紋還是橫紋,將來肯定是個厲害角色,可我覺得,她很明顯地承襲了我和老公的內向性格,安靜的時候,臉上只是一副比天使還天使的表情,一笑一低頭,再笑再含羞。

回外婆家

5月22日-30日

自從懷孕后,我100公里之遙的家,一直不曾回去,仔細算來,1年又3個月了。兜兜都已經半歲多了。

趁老公出差,回家住一段兒吧,這時候的天氣不冷不熱的。

收拾兜兜的東西,好大一包。

近3個小時的車程,兜兜很乖,要么睡,要么笑。

進了家,陌生的環境,陌生的人讓她一下子難以接受。扁下嘴巴來,淚水一串一串,卻一聲不吭,惹人心疼。我就只是一直抱她在手里。

第二天起,兜兜開始習慣,照例清晨醒來在床上翻滾著歌唱。

我帶她到院子里,她看風搖樹梢發笑,看小雞跑過去發笑,門口一大群孩子跑過去,她目光追隨著看,也笑。

兜兜儼然是她表哥表姐們的大玩具,不過這玩具他們玩得格外小心——摸一下小手,“兜兜”!握一下小腳,“兜兜”!或只是看著她傻笑。

父親到街上轉了一圈,拿回一個小臉盆來:“城里人兒,還不得有個新盆。”

晚上洗腳,兜兜的腳一上一下踩得開心,速度極快,儼然一曲嬰兒踢踏舞。吧唧吧唧,滿地是水。母親樂不可支,怕兜兜踩得不過癮,隔天又拎回一個大大的兒童澡盆來。

草莓紅了,兜兜的小表姐常常盤旋在草莓地里一把一把的摘來,堆在兜兜的面前。兜兜也乖,告訴她不可以吃,她就不吃。

桑葚白了,母親說桑葚是夜熟,然后自己掉下來,清晨去撿,一地香甜。

小小的白薔薇,溫柔地爬滿了籬墻,風一動,香氣便來。

這樣安靜恬淡的鄉下生活,是我太熟悉且喜歡的,這種喜歡應是從血脈里給了兜兜。我抱著她在院子里站著,清風拂面,陽光軟軟的灑下來。她微微揚起小臉上,印著淡淡的花痕葉影。

墜床事故

6月10日

兜兜睡覺越來越不安分,不是翻來覆去,就是拱來拱去。我每每在夜里醒來,都覺得已去我很遠。為安全起見,我常惺忪著眼,拖著被子頻繁的易地而眠。她 的腳有時伸過來,將我驅趕著繼續遷徙。

她卻睡得安穩,常常是手臂恣意的攤開,一臉酣暢。

可今天,大白天的,還是讓她掉到床下去了。

當時我把她放在大床上玩,轉身離大床僅1米之遙的小床上拿一條毯子。只是這一轉眼工夫,她便滾至床邊,頭部懸空。我沖過去扶,已經是來不及,小胖子緊貼著床邊掉到了地上,扎扎實實的摔了個大馬趴。

嚎啕大哭,因哭得太用力,過來好半天才聽見第二聲(啊呀,能哭就好,能哭出來就沒事)。

我緊緊抱她在懷里,一邊扶著她的后背一邊嘮叨著:“不怕不怕,寶貝兒不怕……”心里緊張地發疼,惱自己怎么這么不小心,怎么能讓我的寶貝閨女摔下來呢。

小家伙見我驚驚慌慌的樣子,竟撲哧一聲破涕為笑。我懸著的心才算放下來一點,看來她摔得不是很疼,只是著實驚嚇了一下。

等兜兜平靜了,我干凈沿著床邊鋪了一層塑膠墊子。

咬人不對

6月12日

幾日前聽說小區里幾個月大的小孩就去幼兒園報名,很是吃驚,知道這里的孩子多學校少,卻沒想到緊張到這個地步。于是,我今天就去幼兒園登記了,在登記冊上寫下她的名字時候,心里很是異樣,覺得她馬上就要入園了似的。

兜兜滿7個月了,明顯有爬的欲望。坐著的時候,身子會努力的向前探,隨即小手也跟著伸出,腿也有意識地向后蹬了。但是,努了好半天的力,還是沒動地方。

她能嘰里咕嚕地吐出一連串的音節,非常好聽,很像說話。

下面的兩顆牙齒全部露出來,吃奶時咬得我更狠。母親和婆婆都曾教過我:“你就順勢堵她的鼻子呀!她無法呼吸,自然就張開嘴了。”可每次我堵她時,她都以為我在和她玩兒,呼呼地笑,就是不放開嘴。后來我就忍著疼裝作沒事兒一樣地不理她,她咬得無趣,慢慢地也就不咬了。

兜兜會拍手表示歡喜,拍的“啪啪”有聲。

她還能自己乖乖地坐上半個多小時,認認真真的看卡片。我若舉著兩張讓她選我說的那一個,她便綻開笑臉,歡喜地來抓,結果呢,往往抓錯。偶爾蒙對了,我就夸張地表揚:“對啦!親一個!”

疾病來襲

你像所有的小嬰兒一樣,在半歲以后,來自母體的免疫抗體用的差不多了,而自己的免疫系統還未建好。那些討厭的病菌,就開始趁虛而入‥‥‥

父親節快樂

6月18日

今天是父親節,我清早起來,將寫有“爸爸辛苦了,父親節快樂”的小紙條揉成一團,讓兜兜握著。拉門出來,看見老公正在吃早飯,我笑著對兜兜說:“寶貝兒,把你手里的好東西給爸爸吧。”

兜兜硬是聽懂了,小手馬上向前一伸,但仍是握得緊緊的,老公好奇,拿一塊面包渣換走了那張紙條。

那字是我用左手寫的,歪歪扭扭,老公看了哈哈大笑:“還真像她寫的—謝謝兜兜!親一個!”

中午的時候,老公從外面回來,小東西扭頭朝向他,清清脆脆地叫了一聲:“爸爸。”

以前偶爾也亂叫的,但多是一大串“爸爸爸爸‥‥‥”此時此刻,在這個特殊的日子,叫得真讓人興奮。

現在我若端著她的兩臂,她會很賣力地雙腳跳了。這項能力她稍稍晚些,有些小孩子5個月就可以,而她在5個月的時候只是兩腳交替著跳踢踏舞般。

她胳膊的力量也在增長,我放她在小床上坐著,她手扶欄桿,努力地想要站起,但試過幾次,大概因屁股太胖吧,站起來一半,總是“咕咚”一聲坐回床上。

手扶欄桿站起來

6月19日

這個時候的小孩子進步真是日新月異,昨天在小床上還吭哧吭哧地站不起來,,今天,我把她放在小床上玩,她馬上就轉過身來抓住床欄。兩只小手一用力,只一下,就站起來了。她大概很為自己的新本領自豪,站在那里,跺著腳,開心地笑著四顧。

這笑真是感染人,一直笑一直笑,兩只眼睛彎成月亮,咯咯咯咯……

今天又給她蒸了鱈魚來吃,她最喜歡吃這種魚了,軟軟的,入口即化,我還省了除魚刺的麻煩。其實也有人給小孩子買鯛魚片蒸的,雖也無刺,但肉質明顯的粗糙,兜兜也很不喜歡那種味道。

晚上8點鐘,她揉著眼睛討奶吃。吃著吃著竟睡著了,她從來沒這么早說過。我想她肯定不會睡太久,就把她放在小床上,自己去衛生間洗漱。正刷著牙,忽然記起蚊帳沒放,蚊子會不會咬她啊?捏著牙刷返回去,按亮燈,天!有兩只蚊子分別叮在她的腿上和胳膊上,正美美的吸,還有一只吸飽了的,撐著已是飛不起來了,正在床單上笨重地向前爬行‥‥‥心疼、愧疚、憤怒的情緒一并涌過來,我瘋婆子一樣扔了牙刷掉著淚去拍蚊子‥‥‥兩只手掌鮮紅。這可惡可恨的蚊子,看你還敢咬我這么小的兜兜。

拉肚子

7月2日

兜兜這幾日小災禍頻頻。

昨天上午還是干干爽爽的大糞條,晚上突然就拉肚子了,今天竟是3次,很像她一兩個月時拉的那樣稀黏。晚上她睡得早,我在外面看報紙,突然咚的一聲,伴一聲啼哭,兜兜竟從床里側一直滾到床邊,翻過枕頭,壓掉蚊帳,摔到地上。我和老公沖進去,將她從蚊帳的包裹中解救出來,小姑娘驚魂未定,放聲大哭。

好在沒傷到,我重又將她哄睡下。一個人胡思亂想,愧疚得直想哭。

7月3日

今天腹瀉仍未見好,又拉了3次黃湯湯。她的精神倒還好,情緒和胃口并無異常。

7月4日

兜兜拉肚的狀況惡化,今天竟多達5次,稀黏的黃色糞便直噴出來,我再也沉不住氣,帶了糞樣去醫院化驗。

是傳染性痢疾,帶幾大瓶藥回來,這么小小的人兒,就要開始吃藥了。

她精神未見萎靡,吃喝笑鬧一如平常,只是吃藥的樣子怪可憐。

開始她還好奇,但嘗了一口便不買賬,撕著嗓子打挺兒。我一手捆住她,另一只手趁她大哭時就灌進藥去,心疼也沒辦法。

大夫叮囑要斷輔食,小家伙飯量已頗大,她又不肯吃配方奶,我只有拼命吃喝才能供得上她吃。

認識家了

7月6日

這幾天兜兜雖然鬧肚子,但每到該出門活動的時候她一直折騰,所以外出照常,只是不敢再隨便拉小朋友的手了。有小朋友們來主動示好,我也要欄著:“兜兜拉肚子呢,你們回家可要好好洗手,別傳染上了。”熟悉些的人會馬上笑:“這怕啥,我們家這個也總是鬧肚子。”有一個老奶奶的防范意識最強,聽說兜兜在拉肚子,逃也似的把她的小寶貝抱開了。

兜兜認識家了,晚上散步回來,轉過路口,看見自家的樓門,她開始笑,一聲接著一聲。笑過還轉頭看我,似乎在問:“這是我們的家吧?”

我就夸獎:“兜兜認識家了是吧?真棒!”

腹瀉總算好了,親愛的。謝天謝地。

這幾天因為怕兜兜消化不好,我暫時斷了她的輔食,7個多月的小孩只靠奶水過生活,一直處在半饑餓的狀況下。今天看她吵得實在厲害,就給她吃了小半碗米粉和幾塊小餅干。吃飽了的小東西情緒高漲,開始沒完沒了地瘋笑,呵呵哈哈,咯咯嘎嘎,任何一點風吹草動都是她大笑的原因—爸爸的背景、衛生間的燈、我開門的動作、鏡子、她自己的噴嚏‥‥‥都可能招她一陣近乎竭嘶底里的大笑。笑得那么夸張,小身子幾乎要從我的臂里躥出去。這是從來沒有過的,我的眼淚都快被她笑出來了。

寶寶不怕

7月12日

昨天好大的雷雨,那雷聲似在樓下炸開,將小東西從夢中驚醒,慌慌地喊我。

我用手攬住她,輕聲說:“寶貝兒不怕,媽在呢。”

她就安靜了,一動不動,我以為她又睡著了,可惜著閃電的光亮,我看見她的眼睛是睜著的,一直等到雷聲漸稀,她才吧嗒合上眼。安心地睡了。

兜兜今天滿8個月了,身高73厘米,自第5個月起3個月僅長了3厘米。不過這仍是中等偏上水平,我毫不擔心。

只是兜兜最近常常流露出害怕的樣子,有時我們一起坐著玩得好好的,我若是起身去拿件東西,她以為我要離開,哇地大哭一聲就撲過來抱住我,要安撫好一陣才能平靜下來。

一次在外面和小朋友玩,有個奶奶帶出一張好大的游戲毯,建議把幾個小家伙放在一起爬一爬,別的小孩子都爭先恐后地往上爬,唯有兜兜,一直好奇地看著,就是不動。我剛想把她放上去,她就哭著撲回我懷里來了。

我感覺兜兜是個膽小的孩子,不知是不是我抱她抱得太多了。不過既然她有恐懼感我就不能坐視不管,只能以好言相勸,她聽不懂就先抱一抱吧。是誰說的,母親的懷抱有化解恐懼的力量,在恐懼面前母親把孩子抱緊在懷里也是本能。

關鍵字:保姆公司 | 晉城家政 | 家政服務 | 育嬰師 | 社區養老 | 晉城月嫂 | 廚娘 | 兒童家教 | 居家養老
版權所有:山西中家和家政服務有限公司   Copyright @ 1992-2011 晉ICP備11005916號 技術支持:天狐網絡
太原公司地址:太原市小店區晉陽街82號世紀明珠B2號樓3單元401室 公司電話:0351-7977077 19903518084(張經理) 15343517117(楊經理)
晉城公司地址:晉城市鳳臺西街秀水苑小區35號樓2單元101室 投訴電話:13503562344 咨詢熱線:0356-8886696 0356-2618458
客戶服務
浙江体彩20选5跨度走势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