育兒記下部
信息來源: 本站編輯 發表時間: 2015-1-6 字體:【】【】【 打印 關閉

第9月 嚴陣以待

你終于可以自如地移動自己的身體了,開始探索一切令你好奇的東西。全家人必須嚴陣以待,做你安全的守衛。

先后退再前進

7月19日

兜兜爬行得仍不是很順暢,前進還沒幾步就咕咚撲倒在地了,然后,離目標越來越遠,呵呵。但她毫不氣餒,支起身繼續。小孩子都是這么可愛—會坐就不躺著,會爬就不坐著了。

兜兜的翻滾技術更加精湛了,可以腹部為軸原地畫圓,也可只用二三秒的時間從床里翻至床邊,沒人看護的話肯定就直奔地上去了。

“兜兜!送你一副對聯—海闊任魚躍,床大任你翻。”老公目睹這一幕脫口而出。

“橫批呢?”我添油加醋。

“注意安全!”

呵,這也算啊。

熱愛廚藝

7月24日

兜兜的飯量大起來了,面條能吃滿滿一小碗。

她很喜歡看我做飯,我一手抱著她,另一只手吃力地洗菜、切菜、添水、下面條……她都饒有興趣地看著,眼睛緊盯著我的每一個動作,手卻從不亂動。我幻想著她是不是暗暗記下我做飯的程序,等到會走路的時候偷偷溜進廚房做一道菜給我吃。

她還可以由俯臥變成坐姿。今天清晨,她照例咿咿呀呀地唱著醒來,一面弓身撐起身子,屁股高高地撅起來,慢慢地向后壓,然后穩穩當當地坐在了那里,再然后,微笑。

感冒了

7月28日

這幾日天氣無常,連著幾日的陰雨,小兜兜馬上招架不住,流了兩天的清涕,噴嚏打了幾十個,緊跟著發起燒來了。

半夜里,小家伙翻來覆去地折騰,又屢屢驚醒,一直折騰到凌晨3點,我已困倦得毫無力氣,兜兜小睡又醒,先是啊啊地哭,不甚響亮,我沒動,只在黑暗里看著她。她見我沒動靜,卻安靜地自己玩耍開了—兩腿舉起、放下、踢墻、單手單腳舉起貼在墻壁上、抓著兩腳對拍、嘴里吧嗒著嘖嘖有聲、轉身捏捏我的胳膊和肚皮(我忍住笑一動不動地裝死),玩了半個多小時后自己又睡了,我摸摸她的小腦袋,有些燙手。

熬到天亮,我測她的體溫38.3℃。

前兩次發燒都沒有達到38℃,被全家人以奶水和白開水在一日內擊退,這一次,可能要艱難了。

兜兜情緒很壞,鼻涕眼淚流著,一直膩膩歪歪地要抱,我和老公交替著應付她。

鬧了一整天,近黃昏時,她在我的臂里躺著,突然安靜得讓我害怕,一雙眼睛大睜著,眼神空洞。她似乎在看我,,又似乎穿過我望向虛無……再試體溫時,38.9℃,逼近高燒值了。

事不宜遲,馬上去醫院。

兜兜對醫院的環境陌生,東張西望地,嘴里嘰里咕嚕著吐出好多個莫名其妙的音節,煞是好聽,我對老公胡說,是不是發燒激發語言潛能?老公笑:真有可能,今天一直在叫爸爸。

醫生檢查兜兜的心肺時,她覺得好玩,還不知道深淺地去拉扯醫生的聽診器,待小嘴被撬開檢查喉部時,她又大哭開了,淚水糊了一臉。

診斷結果是上呼吸系統感染引起的發燒,并無大礙,開了一劑退燒針,二盒消炎藥、一盒退燒藥。那一針可能扎得太疼了,再加上她的壞心情,小姑娘一直哭出了電梯。

退燒針的效果真是厲害啊,回到家一小會兒工夫,兜兜的頭上開始密布汗珠,體溫迅速降下來,幾乎一天不曾笑過的小孩兒開始沒完沒了地笑了,我的心情隨之寬松不少。

你是永遠的唯一

7月31日

兜兜,你病終于好了。你在沙發上乖乖地坐著,手里拿著一只小蘋果,抬頭看著我笑,笑面如花,讓我的心軟成一幅錦繡。

就是兩天前,你在病里難過,沒完沒了的哭鬧著讓我抱時,我還信口胡說,哎呀這么吵,把你送人算了。

真的是胡說的,人在煩躁時會胡言亂語,都是一時的混話,你不要當真,我才不會將你給任何人,除非有一天,你長大,遇到一個可以相守一生的人,那才是你離開我們的時候。

又想起當初和你爺爺奶奶聊天時說過的,你這個寶貝可是給什么都不換的,一座金山?一座城市?不可能。在這世上,你對于我,永永遠遠是唯一的,永永遠遠是不可代替的。

    手指真好用

 8月1日

 兜兜坐起的速度越來越快,常常是一卷身,就坐起來了。有一次她想從搖鈴的縫隙中用右手去摳一枚小貼紙,手指卻伸不進去,便利索地將搖鈴拿起交到左手,再用右手把小紙片摳起來。呵,小小的腦袋也可以解決問題了。

 學會和人揮手再見了,爬行速度飛快。

 母親今天過來了。因為我辭職將近1年,如果總在家里帶孩子,思想的邊界會越來越窄。母親過來我就可以考慮工作的事情了。

危險品一律入庫

8月12日

整整一個月,兜兜的身長竟沒有變化,只是體重重了些。

兜兜現在自己能爬了,活動范圍一下子擴大。周圍的一切她都想去摸摸打打。也難怪,以前她坐著不能動的時候,只能眼巴巴地看著,現在終于可以四處爬了,激動的心情可想而知。

我們把客廳單獨辟出一半來給她做游戲場。電源插口放上保護套、矮家具上的桌角也粘上了防撞角,地上盡量不放任何小物件,所有危險物品一律刀槍入庫。為了這個爬行小動物的安全,全家人可是用盡了心思。

本領真不少

8月15日

今天老公說,最近兜兜可真學了不少本事。

他這么平白的一句話,可在我聽來,卻是一語驚醒夢中人。

很多時候,兜兜的成長我看在眼里,喜在心上,卻不善總結,往往是誰不經意的一句話……我嘴上未必言語,心里卻喋喋,是啊是啊,是這樣啊。

就在前幾日,還羨慕小區里的孩子,怎么會那么多的本領。這樣羨慕的時候,把兜兜的年紀卻丟在一邊,這時才仔細想兜兜也聽的懂很多話啊,會的東西也不少啊—媚眼、再加、鼓掌、恭喜發財、搖頭、模防狗叫、學汽車響、將頭轉向大人所講事物……問她誰是小寶貝啊?她就輕輕地拍自己肚子;問她跳個舞吧?她的一雙小手就轉來轉去,嘴里同時呀呀地唱起來……也許過來9個月,小孩子的智力有一個大飛躍吧。

又想,這些本事都是這半個月來母親教給她的。母親在兜兜做任何一個動作或表情時都會及時地為這個動作或表情命名,教她學東西也是一遍一遍不厭其煩。而我卻往往忽略這一點,我只顧著說兜兜真棒,明知沒結果還毫無作用地問:“你這是干什么呀?”其實,她根本不會回答我的啊。

媽媽生病了

8月20日

兜兜出生后,我們一直處于“母壯兒肥”的狀態。直至兜兜滿8個月,她開始小疾不斷。這也情有可原,來自母體的抗體消耗幾近,全由她自己小小的身體抵擋生物界里的各路妖魔,只能一次又一次在病中獲得自身的免疫力。有孩子的朋友還打氣說,小孩啊,病一次長大一點。所以她的病我并無太多記掛,且現在距她腹瀉發燒等疾患之后已半月余,小姑娘明顯地更結實了。

我一直認定自己的體質是極其好的,偶有頭疼并不在意,明白一天之后肯定會不治自愈。9個月來一直無風無雨,這樣的好身體即是照顧兜兜的本錢,也是為她提供優質奶源的保證。

18日早晨,嗓子疼得厲害,后面跟著頭疼,量量體溫,已是38℃,把兜兜交到母親手里,回屋躺了一躺,卻越躺越糟,頭皮像整個被箍緊,下面又裝上個小馬達,嗡嗡嗡嗡,直想炸開。

問藥店的醫生,哺乳期能吃什么藥呢?醫生就只給我兩盒中藥。可中藥的效果是很慢的,到晚上癥狀并無減輕,燒仍是持續著。

老公下班了,得知我病了,很是擔心。我突然想起,又是趕在周末不舒服。也許正有所依賴,才可以放肆地生病,身邊若無至親的人,病都是病不起的吧!

好在半個多月來,兜兜已認得姥姥亦是親人,所以一整天看不見我也并不吵鬧。晚上,母親想帶兜兜睡,半夜里小東西卻哭起來了,哄也哄不住。母親只得又將她送回來,小家伙吃罷奶后翻身睡去,我驚天動地地咳嗽她都不醒。

周六,看樣子不去醫院是挨不過去了,到了醫院,那醫生很發愁給哺乳的病人開藥。驗血、皮試,忙了一個多小時后,也只給了一支退燒針了事。回到家后又睡一覺,汗都沒出一滴,燒自然是不退的了。于是只好又折回,表情決絕地對醫生說:“不喂奶了,什么藥快用什么吧!”醫生便釋然,手腳頓時放開,刷拉拉地填滿了兩頁處方單。

葡萄糖和抗生素順著手背流到血液中去,頭疼奇跡般地節節后退,明顯地感覺到頭皮一點點放松開,溫度也降下來了。

兜兜很乖,整夜未鬧。我還得寸進尺地想:順便斷了奶吧!

晚上,我又燒起來,沒辦法,吃退燒藥,增加消炎藥,然后又大量灌水,熱水泡腳,汗呼啦啦地出來,溫度緩緩下降。

奶脹,用吸奶器一次又一次地吸出來。但吸奶器遠不如兜兜這個小童工好用,怎么吸仍覺脹得生疼。可再難受也不能喂給兜兜吃啊,這么多猛藥灌下去,又加上我的高溫蒸煮,我的奶水應與毒藥無異。

兜兜似乎真的體諒到我的病,乖乖地和姥姥玩,吃飯也配合,破天荒地一口氣喝掉130毫升配方奶,真讓我心里踏實不少。

幸福就是清晨一睜眼就看見你

9月2日

早晨兜兜一醒來,先是歡喜地大笑一聲,就趴在我的臉上一頓狂聞,好像我的臉上有隔夜的花香似的。然后又穩穩當當地做好,將自己會的本事逐一演練一番,擠眉弄眼、載歌載舞、翻跟頭亂滾,好不熱鬧。

在這樣的幸福里開始新的一天,讓人覺得活著真好。

她也記得耳朵在哪里了。我問她:“小耳朵呢?”她伸手抓住自己的耳朵。再接著問:“媽媽的耳朵呢?”她把我的臉向旁邊一推,讓耳朵正對著她,抓住搖一搖。又把我的臉扳向另一側,摸摸另一只,我大笑:“你怎么知道我有兩只?”

兜兜對杯子越來越感興趣,看見我拿杯子喝水,就伸長脖子,巴望著我能給她喝上一口。若我此時遞給她奶瓶,她會“啪”地推開。

看來,該給她準備水杯了。

任性的爬行動物

9月7日

兜兜爬的飛快,只用兩手兩腳著地,屁股高高地撅起,奮勇前沖,啪啪啪啪,一轉眼,沖出丈余。

她還喜歡兩手抓著東西爬,做常用的道具是襪子,兩手各抓一只。她爬一爬,坐好,舉起手中的襪子煞有介事地端詳一番,然后繼續。

母親在一旁笑:看我們兜兜多能干,一邊爬著順便還把地板給擦了。

兜兜的爬行范圍越來越廣,各個房間都爬進爬出。只有廚房和衛生間我們攔著她不讓她涉足,她就對這兩個房間特感興趣,動不動就找機會溜過去。強行把她提回來,她就四蹄亂蹬地號叫。

她還喜歡去扯電線,我們一遍一遍地對她講:不行,有電,危險,不能摸。親和的嚴厲的態度都試過,她還是爬來爬去地找電線去扯。

最近她又迷上了手機,只要我一拿手機,她立即兩眼放光。我寫短信的時候她的小手指也拼命來按,若不從她,她就直著嗓子嚷嚷,或是干脆大哭著打挺兒。

反正她的宗旨是:你不讓我做什么,我就偏做什么;你不讓我玩什么,我就偏玩什么。

老公開始發愁了:這這這……這可咋教育啊。

在語言方面,撿了芝麻丟西瓜,樓下的一個小姑娘教會了她扁著嘴發出“嘣嘣”的音,她就以“嘣嘣”來稱呼爸爸了。每天晚上,老公一進門,兜兜總是親切地爬過去,嘴里“嘣嘣嘣嘣”地叫著,聲音響亮,毫不遲疑。

原地站起

9月12日

十個月的小孩,說走路就走路了。以前我站在她的背后,提著她的兩只小手,她便嘎嘎地大笑著向前奔,腿抬得高高的,速度極快,啪啪啪啪……

母親說,小孩剛學走路都這樣,不會走就想跑。

今天,兜兜大概是向自己滿十個月獻禮,原地不扶任何東西站起了——先是有爬的姿勢改為蹲姿,小身子慢慢向上用力,“噌”地便站直了。母親一邊伸手護緊一邊歡喜地對我說:看見了吧看見了吧?

兜兜站起之后,自己也不明白下一步該如何,筆直地站在那里,四下環顧一下,幾十秒后,“吧嗒”做回原地。

第11月 幸福多米諾

我們的樣子越來越像,心緒越來越貼近。你的小臉若掛滿幸福,一瞬間就會在大人們的心間傳遞開去……

跌跌撞撞

9月19日

兜兜自從可以站起來之后,就不想再爬了。這很可惜,多爬行對小嬰兒來說是有那么多好處的。可她拒絕再爬我們也不能把她按在地上啊,站起來就站起來吧。沒過幾天,她站起來又直接向前跑了,只是不會剎車,跑幾下便重重地撲倒在地。所以啊,守在她身邊的人就總處在高度的戒備狀態,稍一松懈,事故便出。

事故1:

我們倆都在地墊上坐著,她拿張紙片玩得好好的。我欠身去拿桌子上的杯子的工夫,她便站起來,踉蹌著向我沖來,小腦袋瓜直撞桌腿,咚!大哭。

事故2:

我們又是同在地墊上坐著,她背對著我,距離稍遠一點,她沒有任何征兆地站起來就跑,我卻來不及起身。等我起來了,她已徹徹底底地五體投地了,大哭。

母親說:這以后啊,吃虧的地方可就多啦!

大人們要想牽著她,她也只給你一只手,另一只手指明她想前進的方向。

兜兜很喜歡和大家一起吃飯,有時母親帶著在房間里面玩,她聽見我將盤子放在桌上的聲音,她就大叫著堅持要出來,然后興奮地盯住餐桌看。

大人們在她面前已經不能為所欲為了,考慮到“言傳身教”的結果,再多的壞習慣也得在孩子面前收斂。單說吃零食這一項,就盡量避免在她面前發生。否則她會緊盯著大人的嘴看,那種眼神,很到位的詮釋了“眼巴巴”的境界。

老公有一天沒在意,當著她的面將一塊口香糖放在嘴里,兜兜緊盯著他的嘴,然后狠狠地咽了一下口水。

怪獸牙齒

9月21日

兜兜第五顆牙相繼萌出。張嘴笑時,很好看。

可昨天她躺在床上大笑時,我發現她的門牙后面,藏了兩粒白白的小東西。

我一下子緊張起來,哄她張大嘴,對著亮光看了看。

兩顆比小米粒大的尖牙,壓根似與門牙相連。怪不得,每次為她吃奶時總覺得一把小鋸子硌在那里。

叫母親來看,她也沒見過這樣的狀況,又突然猛悟般地說:“好像是有張雙排牙的。”我放心不下,索性帶兜兜到醫院去看。

掛口腔科,母親玩笑說:“這么小就來看牙的我們是頭一個吧。”

3個戴大口罩的醫生馬上圍了過來,捏手捏腳的先是一番逗弄:這小孩兒,真好玩兒哎……兜兜緊張的目光開始在她們臉上掃來掃去。待醫生伸手端起她的小下巴的時候,她哇地哭開了。

正好,那兩顆怪獸牙齒大白于天下。

醫生給我的結論是:可能是牙板剩余,一般會自行脫落。若持續長大,到3周歲時拍牙片再看,也許到時候需要拔除。但這是乳牙,到將來換恒牙時肯定早沒有了,不礙事。

是這樣啊,歡歡喜喜地放了心。

知道了“牙板剩余”這個詞,回家便到網上收索。卻發現這種癥狀多發生于新生兒,3個月大的嬰兒就很少見了。那么兜兜的牙齒就是將來可能要拔除的那種了,哎,小小的人兒,又要遭罪了。

天生表演家

9月24日

兜兜的表演能力真是很強,問她怎么哭啊,她彎下嘴巴來“哼哼……”怎么笑啊?她又會張大嘴:“哈哈……”皮笑肉不笑的表情。若是干涉她的什么行為,她皺起眉頭,瞇起眼,嘴巴一橫,一臉無奈且無辜,真是好笑。

別的小朋友朝她做鬼臉,不經意間,她也學會了。回家還對著鏡子修煉,脖子還伸出老長,好一番擠眉弄眼。

她能聽懂的話很多,會講的詞除了“爸爸”“媽媽”卻再沒有其他,倒是嘰里咕嚕地常亂說話,只是聽不出任何一個有意義的詞。

她白天的睡眠時間明顯減少,一般只睡兩次,每次都在一個小時左右。不過,我慢慢發現,只要有人在一旁陪著她就能多睡一會兒。神奇的小東西,她也曉得身邊有人才能睡得安心?

兜兜吃奶時,喜用手指掐我的胳膊,她也知道上臂內側最為柔軟。我拿開她的手,她掙脫后又來。我用另一只手護住自己,她便執著地拉開我的手放到一邊,然后再回來繼續掐。真不明白她為什么有如此嗜好。時間久了,繼我的脖子之后,我的胳膊上也積了點點淤痕。

媽媽要上班

9月25日

我上班了,早晨出門的時候,突然覺得對不住母親和兜兜。

以前我一個人照顧小家伙,覺得疲累得不得了,現在把她丟給年近60歲的母親,心里總惦惦念念地不是滋味。我說過幾次請小時工或保姆,母親總堅持說沒必要,“這么大一個人,別的活什么都不干,就看一個孩子,還看不了?!”語氣里滿是不以為然。

至此,我什么都及不上母親,無論體力、耐心,更別說經驗。

可能是工作的新環境太吸引我,一整天下來,我很少想到家里的一老一小。

晚上進門時,母親和兜兜正在客廳里玩。兜兜見了我,眼淚一顆一顆地往下掉,招得我忍不住心疼。我以為她不會很在乎,以前我出去幾個小時她根本無大反應,或許是突然一整天不見我的人影,她就著急了。

我從母親的懷里接過她來,耐心地跟她解釋:“媽媽白天要上班,晚上就回來了呀?回來跟兜兜吃飯,跟兜兜睡覺。跟兜兜玩……是不是呀?”兜兜才不管我啰里啰嗦的解釋,只自顧自地往我胸前拱。母親在一邊都替兜兜急了:是饞啦!快給我們兜兜吃奶吧!

在生活中學習

9月27日

兜兜已經分清彼此好些天了。她看母親梳頭,搶過來要給母親梳。母親若說:姥姥不梳了,兜兜自己梳梳吧,她便折回手來梳自己的小腦袋。母親接著說:好乖!再給姥姥梳梳,她又馬上把梳子伸過去。

她就在半個月前,還不知“給”的概念,什么東西不要了,隨手向后一扔,她的周圍總是一片狼藉,如竊賊翻箱倒柜后剛剛離開。母親不耐其煩地教她:“什么東西不要了,放姥姥手里。”并伸手示意她,慢慢地竟學會了,大小東西都要交到母親手里。

“撒手”這個詞她也懂得了,掛在陽臺上的風鈴,她總是一伸手就握在手里。母親說“撒手”,她當即就松開。

我在一旁看得驚奇,納悶著,為什么母親就能教會她那么多,在我手里,兜兜特別容易撒潑打滾。

母親很給我臺階:“小孩兒都這樣,就會磨媽。”

其實,是我沒有足夠的耐心吧。

兜兜淘氣得厲害,屋里的東西,凡是她能夠得著的,一律伸手去抓,然后拖著,到處亂走。

她還尤其喜歡大人的拖鞋,看見有人脫下一雙,就尖叫著撲過去。

哎。

晚上,她睡得很熟。突然樓下的汽車報警器響。小家伙忽地坐起,眼睛瞪得老大望向窗外,一動也不動地聽著,待聲音消失,她咕咚躺下,繼續睡了。

環保志愿者

10月1日

我帶兜兜在外面玩。她早已經不肯老老實實在車上坐著了,一出門就想四處亂跑,東摸摸,西扯扯。

我拉著她的一只手,她嗒嗒嗒地幾乎是領著我向前跑,小身子都快貼到地面上去了。一路上翻翻撿撿:草葉、碎紙、小石子,甚至煙頭……反正她拿得動的,都要撿,比保潔員還盡職盡責。開始我說:“臭!兜兜不撿!”但絲毫不湊效,后來我就任由她去了,正好鍛煉她的小手指頭呢。兜兜撿了形形色色的小垃圾總要高高地舉起交給我,我說:“真棒!”讓她學著把那些小東西放在我隨身帶著的空塑料袋里。

暗笑,兜兜在環保方面做得比我好多了。

兜兜撿東西極少往嘴里放,這點是讓我頗為驕傲且寬心的,兜兜的口唇期短,只在第5個月初見苗頭,就很奇怪地自生自滅了。我曾眼見過很多小孩拾得了小石頭啊小昆蟲啊一概就往嘴里放,害得旁邊看護的大人急火火地去嘴里摳,一邊嚷著真恨不得把那小手捆住。

撞墻事故

10月7日

兜兜自己的腳能運用自如后可真是閑不住了,她要沒完沒了地走動,在床上也是撒著歡亂竄,我常常以為她會有安全意識,實際上我太高估她了。

她喜歡站在床頭搖床欄桿,以前她總是爬過去,再站起來,今天可不同了,她站起身,直接就走了過去,腳下被枕頭一絆,額頭咚地撞在了床頭上,倒下時眼角又被劃了一下。

細嫩的眼角一片青紫。

晚上,她又是大笑著在床上奔。好幾次了,她每每玩得開心至極,都會以大哭收場。所以她笑得那么大聲,我的心里卻莫名地緊張。果然,她向我撲來的時候,毫無預期地嚴重跑偏,額頭又撞在墻上,速度太快,想不撞都不可能。

樂極生悲的故事總是頻繁上演,每次事故發生時我都要狠狠地自責一番,但警惕幾天過后,又開始粗枝大葉了。

婆婆有名諺:葫蘆吊大,娃娃跌大。

兜兜不喜歡青菜,常常是一碗白米粥吃得精光。

有人說過,如果小嬰兒堅決地拒吃青菜,媽媽們也不必太過擔心。因為蔬菜中的大多營養物質也可從主食、肉類、水果中獲得。不要強迫嬰兒吃他不喜歡吃的東西,因為寶寶愉快地吃飯更重要。

我將信將疑,但這種說法確實讓我安心不少。

有樣學樣

10月12日

兜兜滿11個月了,好學的勁頭兒越來越旺盛。

老公做俯臥撐,她先是特開心地看著,馬上也跟著做了,只是姿勢太不規范,整個人趴在地上,頭一抬一抬地,倒很像磕頭。

老公有些感冒,拿張手紙擦鼻涕,“刺刺—”,她的小手馬上蓋在鼻子上,也刺刺得有模有樣。后來她只要聽見類似的聲音,小手就悟到鼻子上。

喜歡聽人的咳嗽、噴嚏、哈欠,聽見了就要一邊笑一邊學。

自從有了兜兜,家里的電視幾乎就是個擺設,極少開的。音響倒是常開,我有時給她放些輕柔的曲子,有時聽音樂臺。

誰也沒教過她合著音樂跳舞,她聽見音樂就扭動起來了。這好像是大多小孩的天生本事。

她很會一心二用,獨自玩著或是吃飯的時候,聽見貨車沉重的聲響,她馬上跟著學“嗚—嗚—”,手隨即也高高地舉起,示意“很大”。若是摩托車,她馬上換另一種聲音:“嘟—嘟—”,也會學汽車警報器響:“嘀—嘀—”

以前總覺得樓下頻繁地過車太擾民,現在,因為兜兜喜歡,我倒希望樓下多過幾輛車了。

老公抱著兜兜,給她一根磨牙棒。然后自己拿起一塊烤饃片。老公咬饃片,喀嚓!很是清脆。兜兜咬磨牙棒,噗!聲息小小。她用很納悶的神情,看看老公手里的饃片,看看自己的磨牙棒。分明在問:為什么我手里的不響呢?

指明前進的方向

10月13日

兜兜頻繁地用手指物。她想要或是想讓我看什么東西時,就迫不及待地指。那姿勢鑒定且夸張,分明一股“指明前進方向”的派頭。若是不看她指的東西,她就要“嗯嗯”地提醒,直到你轉過頭去。不過也有指亂的時候,往往是左手未放右手又抬起來,待她發現自己指著兩個方向的時候,頓時陷入迷茫,左右看看,再看看我的臉……然后在我的大笑聲中不好意思地放下雙臂。

兜兜似乎已經懂得我們在笑她的可笑,心情好時她不在意,也會跟著笑;心情稍不好就會生氣,小嘴一咧,做出要哭的架勢。

她的力氣奇大,裝滿玩具的紙箱,她雙手提起就走。

但凡廚房的燈亮著,她就探頭往里看,然后爬過去,站起來,拎油桶、垃圾桶、未來得及收起的蔬菜,拉柜門、敲打冰箱,踮起腳抓洗菜池的邊沿……

沿著墻根走路時,她的小手一路在墻壁上怕打。

她看見大人們往垃圾桶里扔東西,也會找些東西扔進去,不管有用沒用一律往里面放,稍大些的東西還懂得往里按一按。

活動的越多,體力消耗也越大,這對睡眠很有好處,往往是吃飽后自己在床上滾來滾去,滾上幾分鐘,突然就不動了,就此美美地睡去。

想媽媽了

10月14日

母親說兜兜這幾天白天睡覺前總是哭,困的時候一直向我們的臥室指,母親抱她進來,小可憐就一頭趴在被子上認認真真地大哭,越哄越哭……“真像個大孩子那樣,哭得可委屈啦!”母親這么描述的時候,眼圈也泛紅。

母親還說,每到我快下班的時候,她就開始心神不寧,做什么事都沒心思,只是一遍一遍地向門口張望,即使母親喂她吃東西,她也是吃一口回頭看一眼。

可憐的小東西,她會表達她的想念了。

我也是最近才發現,每晚睡覺,她的臉總是朝向我,好像知道我在這里才能放心。有一晚,她在床上滾來滾去,最后窩在床角睡著了,我暫時沒有動她,想等她睡熟了再移到身邊來。我就歪在床邊看了幾頁書,一不小心順勢睡著。醒來時發現她竟是睡在我的身側,單衣單褲的小身子蜷起來,緊緊地依著我。

小小的別離

10月16日

公司組織出去玩,家里人都建議我去,因為一年多了,一直被兜兜拴著,難得有時間出去玩一會兒。

周六早晨出發,海邊踩沙逐浪游游逛逛,又吃了一肚子的蝦蟹,周日下午才回來。

這是我離開兜兜最久的一次。

回家時兜兜見了我開始哼哼唧唧,正好我也覺得奶脹,兩廂情愿,就全給她吃了,沒想到,只幾分鐘后,兜兜站在沙發上,哇哇幾口,將奶全部噴出,還順便帶出未消化的午飯,我的衣服、沙發、茶幾、地上,頓時一片狼藉。

我被這場面嚇得有點發傻。

是喂太多了?還是因為我吃了海鮮導致奶水有了變化?

我真是自私,以為溢奶是小時候的事情,一下子喂她那么多,肯定傷到她的胃了。

母親幫我收拾好,把兜兜抱過去,兜兜一下子沒了精神,軟軟地靠在母親懷里,空睜著一雙眼睛一動不動,樣子可憐極了。

從下午一直到晚上,兜兜再也沒有吃東西,喝幾口水也吐出來。

小姑娘是脫水了吧?睡前一直指著奶瓶,我給她水,100毫升一口氣全部喝下,幾分鐘后,全部吐出。

心里內疚得厲害。這是第一次離開她,自顧自玩得那么開心,那時屢屢笑倒的時候,我幾乎忘了她。

上吐下瀉

10月17日

這一晚兜兜是和母親睡的。

早晨母親說幾乎是整晚抱她在懷里,暖和了,就沒事了。

可實際上情況情況越來越糟糕,今天一進門,兜兜在睡著,我注意到母親的臉泛著紅,很累的樣子。她告訴我說,兜兜今天可真夠磨人的,一直吭吭唧唧地指東指西,動不動就哭。沒怎么吃東西,也沒吐,有點低燒,不過拉肚子了。給她吃了兩片乳酶生……正說著話,兜兜醒了,看見是我,眼淚又啪啦啪啦地掉。知她是饞了,猶豫著:敢喂奶嗎?

母親也拿不準,說行吧。又絮絮的說,也奇怪了,最近這小孩兒都鬧這毛病呢,都是又拉又吐的。

兜兜吃著奶,卻是“噗”的一聲,又拉了,綠色稀黏。我坐不住了,把兜兜交到母親手里,帶了便樣,直奔醫院。

已是晚7點多,兒科仍排隊 。

醫生掃了一眼化驗單,又詳細問明狀況,說應是秋季小兒腹瀉。這種病先是嘔吐,然后才瀉肚。我問醫生,是不是因為我突然吃了好多海鮮影響到了奶質。醫生說可能會有影響。

為防止脫水,醫生開了兩袋補鹽液。

母親已被兜兜折磨了一天一夜,我主張還是我來帶兜兜睡。晚上,兜兜淺眠易醒,總是二十幾分鐘就要哭醒,又吐了兩次,很難過很難過地哭,怎么哄都是哭。

大約凌晨4點鐘的時候,兜兜總算睡了,枕著一枚硬硬的發卡一覺睡去。

一日三遺屎

10月20日

又拉又瀉地折騰了5天,兜兜明顯地從頭到腳瘦了一圈,小脖子顯得細細的。

按說母乳對嬰兒來說是最營養最安全的糧食,但這一次,竟成了病毒的幫兇。

兜兜幾天來病得沒力氣走路,今天精神好多了。她坐在地板的軟墊上玩的時候,我悄悄離開她幾步,叫她,她歡喜地抬頭看,站起身,舉著雙手,就走過來了。以前她會很慌,總是急急地撲過來了。這么走了幾次,她的膽子就此放開,我再叫她,她竟是不理會我,而是徑直拐了彎,朝向她更感興趣的茶幾或音響去了。

兜兜聽得懂“蹲下”,因為母親總是提醒她,有尿了,自己蹲下。她在屋里走來走去的時候,母親就跟在她后面問:兜兜有尿沒?有尿就蹲下啊。她執行地特別勤,走兩步,蹲一下,然后馬上站起。

母親很開心地說,兜兜想拉或想尿了,就抓自己的屁股,還一臉緊張的看著母親。這時候提到衛生間去把,肯定有戰果。

晚上,老公帶她玩兒,我在一旁看報紙。突然聽見老公哈哈大笑著說:“兜兜,讓你媽來處理吧。”我看見地板上當當正正地擺著金燦燦的一團大糞,標準的螺旋狀,頂著一個小小的尖兒,冒著熱氣。

哭笑不得,慌忙收拾著,兜兜走步蹲下,又是一橛兒。老公仍在笑:“兜兜這是一日三遺屎。”

     記起有朋友曾送過一個便盆,馬上找出來進行現場教育:“兜兜,以后有屎有尿了坐在這上面啊,聽見沒?”兜兜的玩性正濃,這個新鮮東西她可沒見過,過來拎起來就走。

10月24日

清晨起床后,我一邊翻揀她的衣服,一邊自言自語:兜兜穿哪件啊?正在床頭玩耍的小東西伸手拉下床欄上掛的一件,高高地舉起遞給我:“嗯!”我開心地笑起來:兜兜真棒哎!會自己選衣服啦!

接過來就給她穿上,以資鼓勵。

母親喂了她半個蘋果,她沒吃夠。母親就對她說,沒有了呀。小東西便用手指著廚房:“嗯!”

我們的蘋果都在冰箱里放著的,她明白。

母親問她,佳佳呢?她指指窗口:“嗯!”

母親解釋說,前幾天佳佳和爺爺奶奶曾經過樓下,她看見了。

兜兜現在出門,但凡她認得的人,都會遠遠地打招呼:“哎——”很大聲,非得要人答應不可。

兜兜又發明一個新手勢——拇指把食指扳得平平,另3個手指努力地蹺著,然后胳膊高高舉到你眼前來,并且大聲地叫著:“嗯!嗯!”

我說:兜兜把皮球給媽拿來,她低頭找了找,抓起來交到我手里。然后玩具電話、畫著西瓜的卡片、小汽車……她都能準確地從玩具堆里抓出來。我數了數,不下10件。

小東西,很了不起嘛。

窟窿

10月28日

兜兜站在沙發上,往沙發后面扔東西,然后站在那里,一邊低頭使勁地看,一邊大叫:“啊——”

母親就說:“怎么又扔東西了,姥姥不管撿了!”

這以后,兜兜每往下扔一件東西,都要回頭揮揮手,意即:不管不管。

扔東西似乎已成為她的習慣,尤其是在桌邊坐著時,啊啊叫著跟我要這要那,在手里

把玩一會兒,故意往桌邊上放,小手一劃拉,“啪”地落地。

然后又要,如此循環往復。

她打不開的瓶子,拆不開的盒子,都會舉到大人面前,啊啊叫著讓幫她打開。

在茶幾邊上玩,她把一只小手放在茶幾下面,另一只小手隔著透明的桌面去拍,拍一下狐疑地看看我,意即:怎么回事?怎么拍不到?

這種時候,我不管她聽懂聽不懂,都認真地解釋:“你隔著玻璃拍肯定拍不到啊,玻璃是透明的。”

 好在她不會講話,我估計用不了多久,她就要追問了:“玻璃為什么是透明的?透明的怎么就摸不到?”

她喜歡窟窿,大大小小的窟窿都用手指摳一摳。我就在地墊上特意挖了個窟窿,里面放一粒杏核,她不厭其煩地摳出來放進去。

兜兜的小伙伴壯壯,已經1歲半了,對窟窿也是情有獨鐘。一天出門看見壯壯正蹲在一個井蓋上玩。看見兜兜過來,小手抓著井蓋上的窟窿大聲說:“給兜兜!”

斷奶

10月29日

我上班已經1個多月了,她吃得少了,我的奶水也變得稀薄。但每日下班看見我,無論餓不餓,她都揉鼻子搓眼睛地在我的胸前亂拱。這個小精豆,知道我常以奶哄喂她睡覺,她想吃奶就會裝出一副困倦的樣子。可往往吃罷,眼睛刷拉一睜,歡喜地唱上一陣子。老公就會數落她:“哼!又騙了一頓奶吃。”

兜兜還有半個月就1周歲了,斷奶的事情提了好多次,卻一直沒有腐竹實施。今天我們痛下決心,趕緊斷了吧,越大越難斷。好在白天都是母親帶兜兜,小家伙的吃喝拉撒都是母親一手操辦。這幾天晚上讓兜兜和母親住,減少這兩頓母乳,吃配方奶應不是難事。

晚上,兜兜邊吃邊睡了,我在心里對她說:寶貝兒,這是你最后一次吃奶了。心里竟然很難過。

半夜里,兜兜醒來,吭吭唧唧地,我撫著她的后背哄她接著睡,她卻大哭起來,一直往我身上拱。我心一橫,反正決定要斷奶了,這一次先試試吧。可她不依不饒地繼續翻滾著大哭,苦到后來開始干嘔……我的心開始軟下來,還是給她吃了。

10月30日

今天下班后,兜兜看見我又是歡喜地撲過來,卻沒有強烈地想吃奶的意思。原來母親估算好我回來的時間,剛剛給她喂得飽飽的。晚上又早早地把兜兜抱到自己房間,叮囑我不要大聲講話,說:“兜兜看不見你,也就不惦記著吃奶了。”

自從兜兜出生以來,唯有3個晚上不是和我睡的,前兩次是因為我生病,第3次是因為我出去玩,這樣無病無由地可以一個人整夜睡覺了,還真有些誠惶誠恐。

做好了心里準備聽兜兜臨睡前的哭聲。

快夜里10點了,母親推門出來對我說:“睡了,我只說,兜兜睡覺吧,她就咕咚趴在那兒睡了。”

怎么可能?她每次和我睡都要折騰半天呢。

11月3日

真是沒想到,斷奶竟這樣無聲無息地結束了。兜兜只有一天困了的時候使勁低頭拱我,小嘴一下一下地想要咬住些什么。母親見她這樣子就趕緊接了過去,她哼哼了一小會兒,馬上就睡了。我們預想的痛哭甚至撒潑耍賴一次都不曾發生。

我連喝了4天的又焦又苦的麥芽茶,奶水慢慢退去。

斷奶,是繼斷臍帶之后又一次別離。母子之間最后一點直接的聯系就此解開。

胃從此是自己的了,想吃什么生的冷的可以不顧及她,這么勸慰自己的時候,心里仍是絲絲悵然。

爸爸的小肚兜

11月7日

兜兜每晚將我盼回來后,就很專注地盼她爸爸回來了。

只要是門鑰匙一響,她的小腦袋瓜就轉過去,嘴里也跟著叫:“爸爸爸爸……”

若是她正在地上玩,就會馬上站起來,兩只小胳膊張著,一扭一扭地跑過去迎接了。

那個拖著一身疲憊進門的男人,馬上被幸福包裹起來,想不開心都不行。

隨后的幾分鐘,小東西就會一直跟著老公,一會看不見都要大叫。看他換鞋、換外套、洗手,然后她再次伸出小手,啊啊地等著她的擁抱。

老公總是把她高高地舉起,一邊舉一邊說:“兜兜!往后給爸爸拿拖鞋、捶背啊.”

我在一旁笑:“別臭美了。”

老公不忿:“怎么不行?兜兜跟爸爸最親了,要不然怎是爸爸的小肚兜呢!”

我常常為這樣的場景感動,如果當初堅持不要孩子,人間的幸福將會錯失多少呢。

生日快樂

11月12日

今天可是個大日子。

1歲,一個新生命就此告別嬰兒期,邁入了兒童的行列。母親特意給兜兜選了雙新鞋子,漂亮的鮮紅色。

她自己的腳能走路,自己的口能講話,自己的小腦袋可以飛速地運轉,并能簡單地表達了,多么了不起。

她現在經常搖手表示“不可以”。她伸手指向花盆,我說,不摸不摸,可以聞聞花香不香?她的小手馬上搖起來,看看我,然后低頭在花前狠狠一嗅。以后每每經過花盆旁邊,她都要搖搖手,似乎在說:媽媽說啦,不許摸。

她想抓我的書,我說不拿不拿,你看你自己的書去,她又記住了,以后站在我的書桌前努力往上看,然后又看看我,小手搖起來。

我買了個小小的蛋糕,上面綴滿花朵,我端著給兜兜看,她看見是花,特自覺地埋怨伸手,而是將小鼻子湊了過去,嗅了又嗅。

生日快樂!大人們常說。

我打開電腦,將兜兜從出生至現在的照片自動播放。照片一張張閃過,如日歷頁頁揭開,又翻過去。時光在一張臉上開始慢慢雕琢。她好奇地看著,一邊笑一邊指。過了一會兒,她掙脫我,跑到茶幾那兒拿起臺歷(那上面也是她的照片),高高地舉著,又回到電腦前,看著我,意即:這上面的照片電腦上面也有。

天啊,連這她也明白。

結語

回望來時路

身為母親

一回首,竟已是一年,低下頭想想,那個連身都不會翻的小嬰兒,如今可以甩開我的手,徑直走到我的前面去了。那365個日子,當時站在彼端,覺得遙遙無涯,而終于站到這端,卻只覺得光陰如一支箭飛過。

西方有諺語:上帝不能親自到每家,于是他創造了母親。

母愛這種偉大的情感,一直是被歌頌又歌頌了的。當自己做了母親,才明白這偉大是緣于本能,緣于天賜,上天將這種無可計量的美德加于母親身上,本身就是對母親這一角色的厚愛,盡管其中夾雜著一些辛苦、一些狼狽,但跟那些幸福、那些心甘情愿比起來,又算得了什么呢?

真想抱一抱她

記得以前,同學給我就看她小時候的照片,胖胖的,傻呵呵地笑著,混沌未開的神情,我歡喜,“好玩兒耶,怎么這么可愛呀。”她也笑,“真想抱一抱她。”

我倒是第一次聽人這么說,后來越想越覺得感動。

每個人都看不到自己的幼年,只能憑長輩們描述臆想一些當年的點滴片段。長大后的我們常常心思凌亂,很少想到自己曾經也是一個可以在父母的掌上騰挪翻滾的嬰兒。

真想抱一抱她。

那是隔了時間的長河抱一抱自己啊,一個無端美好的愿望,明知不可能,但仍癡心妄想。

其實,育兒的過程你可以親歷一個孩子的成長,而這個孩子又是泥自己的血肉,他的眉目中總有自己的影子,于是,我們幼年那段永不記得永不復返的時光可以借眼前這個小小的孩子重回眼前,這是生命的非凡之力。

感謝

人總是不能免俗,寫到結尾就有太多的感謝直涌出來,逼到眼眶里,想流淚。

感謝我的父母,沒有你們,我無緣這世界的精彩,更無緣成為一個幸福的母親。

感謝我的公婆,你們講優秀的兒子送至我的面前,放心地交給我。

感謝我的愛人,沒有你我可能至今還是一個人獨行,是你給我構筑一個完美的家,以愛為基石,以責任為華蓋。

感謝我的朋友們,讓我在家庭之外還有遍地關懷。

感謝我小小的女兒,是你成就我的人生圓滿。

關鍵字:保姆公司 | 晉城家政 | 家政服務 | 育嬰師 | 社區養老 | 晉城月嫂 | 廚娘 | 兒童家教 | 居家養老
版權所有:山西中家和家政服務有限公司   Copyright @ 1992-2011 晉ICP備11005916號 技術支持:天狐網絡
太原公司地址:太原市小店區晉陽街82號世紀明珠B2號樓3單元401室 公司電話:0351-7977077 19903518084(張經理) 15343517117(楊經理)
晉城公司地址:晉城市鳳臺西街秀水苑小區35號樓2單元101室 投訴電話:13503562344 咨詢熱線:0356-8886696 0356-2618458
客戶服務
浙江体彩20选5跨度走势图